酸菜煮鱼

啥都搞搞

【喻黄】【魏方】神

开学的时候写的....然而现在已经放假了...

喻文州x黄少天

魏琛x方世镜




00、

“你是神吗?”

“你相信这个世上有神吗?”

“信!”

“你信,我就是。”

 

01、

黄少天坚称自己见到过神。

可是镇上没有一个人相信他。他每一次强调,都会被嘲笑。他们嘲笑他,你傻了吧,这个世界上哪还有神,玄幻小说看多了吧。

尽管黄少天是个话痨,可是一张嘴也吵不过全村人。人们一字一句砸到他脸上,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他垂头丧气的回到家,开门就看见魏琛坐在火盆边,默默的抽着烟。

“魏老大,你又抽烟了跟你说过多少遍抽烟有害健康你怎么还不听。哪天你把肺抽烂了看谁来照顾你。”

黄少天是魏琛捡来的,据说是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夏夜。

鬼知道老魏半夜三更上山干嘛呢,每次黄少天好奇想八,都被魏琛含糊带过。如果没有魏琛带他回来,他就不会在这个世界上了。别看黄少天时不时怼魏琛两句,但心里还是是很感激魏他的。

“等等等等,等我抽最后一口。”魏琛贪婪的吸了口烟,而后一点一点的,不情愿的缓缓吐出,像是挥别爱人一样,珍惜至极。

相比以前,魏琛抽烟次数少许多了,除非重大节日或者心情不咋地的时候才抽两口。看样子今天他的心情应该不太好。

烟头被扔进火盆,弹起几颗火星,飘到空气中渐渐消失。

魏琛看到黄少天脏兮兮的脸,就知道他刚出去跟人干了一架。他拧干净一条毛巾,甩到黄少天脸上。

“看看你大花脸似的真看不下去了。”

“魏老大,”黄少天不怕死的问,“你今天干嘛抽烟了特殊日子吗今天。”魏琛瞥了他一眼,然而黄少天认真的擦着脸,浑然不知。魏琛见他擦完脸嫌弃毛巾居然变得这么脏的样子,伸手抢了他的毛巾扔回水里,“小孩子问那么多干嘛,去去去,回去睡去。”

黄少天慢吞吞的爬上床,又慢吞吞的揭开被子躺下。

魏琛满意的看着黄少天睡下,准备出去为他关门。

“魏老大,”黄少天撑起半身,叫住了魏琛,问道:“这个世界上有神吗?”

这个问题黄少天已经问过不下百遍,每一次魏琛给的答案都一样。

魏琛维持着掩门而去的姿势片刻,开口说:“有,当然有,怎么会没有呢。”

似乎魏琛给的答案才是真正的标准答案,其他的什么都不是。黄少天满意的笑了,露出尖尖的小虎牙。拉过被子躺下,忽然又想起什么,仰起头冲魏琛摆摆手,“老魏你早点歇,记得关好门。”说完便缩回去了。

 

02、

魏琛靠在窗边,思前想后,又摸出一根烟点上,吐了个烟圈。

黄少天问他,这个世界上有没有神。

有,当然有。

那个人不就是神么。

 

03、

黄少天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他在想着山上遇到的那个人,不,应该是神。

哪有人会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别人背后。

黄少天清晰的记得,那时他背靠大树席地而坐,手上拨弄着树边的狗尾巴草。

“你,在做什么?”带着疑惑的声音突然传进耳朵。

黄少天自认警觉性不错,有什么小野兔穿过草丛他都能擦觉到。但是一个活生生的人靠近到他身边他居然不知道,这货走路没声音的吗?

黄少天顿时跳了起来,连同手上捉着的狗尾巴草连根拔起,一股脑的扔到那人身上。

“你谁啊你鬼啊走路没声音突然出现是要吓死人了。”他才看清来人,身着一袭白衣,一尘不染。只是绿绿的狗尾巴草孤零零的挂在衣上,有点好笑。

那个人也不恼,轻轻一笑说:“我不是鬼,我只是路过看到你在...拔草,”说着,捏起粘在衣服上的草,“好奇而已。”

真是莫名其妙。

黄少天不想理这人了,不过还是好心提醒他一句:“太阳快下山了你赶紧走吧,入夜山里有很多野兽出没,你小心些。”说完,真的不管那人便走了。

那人看着黄少天的背影,捏着狗尾巴草,若有所思。

后来好几次在山上,黄少天都遇到那人,依然是无声无息的出现,穿着一袭白衣。黄少天只当他是住山上的人,平时没人作伴,带他去捉野兔,还教他用狗尾巴草编织。

黄少天问过魏琛,有人住在山上吗?

没有。魏琛回答得很肯定。

魏琛告诉他,住山上是神。

那就奇怪了。

 

04、

黄少天每次上山都会遇到他,很巧。

他看了一下天空,拉着黄少天便跑。“你干嘛呢好好的跑什么?”他带着黄少天到了一个山洞,轻描淡写的说:“要下雨了。”话音刚落,哗哗大雨倾盆而下。

“喂,”黄少天的目光从外面移到那人的脸上,手指不停的搅着干草:“认识你这么久我不能整天喂喂喂的叫你啊你还不愿意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他注视着黄少天双眼,认真的回答:“我叫喻文州。”

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他的名字真好听。

黄少天悄悄的念叨着他的名字,拈起干草摆弄起来。沉吟片刻,欲言又止。有些事,还没决定好要不要问出口。

“你想问就问吧,我都会回答。”喻文州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他做好了一切准备,就等着某天少天会得知一切。

“你到底是谁?我不是说喻文州是谁而是你是什么样的存在...”黄少天小心的措辞,艰难的吐出几个字。

喻文州陷入了沉默。

“你相信这个世上有神吗?”

“信!”

“你是神吗?”黄少天说:“老魏以前给我讲过,只有神才住山上。”

“你信,我就是。”

我可是你的守护神。

黄少天愉快的捉起喻文州的手,将刚刚编好的草戒指套在他手指上:“那我会信一辈子的。”

 

05、

喻文州很惊讶黄少天能看见自己。

师父说,能看见你的都是相信你的,是你的信徒,是你要保护一辈子的人。

往后,喻文州每天都在等着黄少天上山。陪他捉野兔,陪他编狗尾巴草,替他正风挡雨。好不快活。

呆久了,黄少天也会察觉他的不同。

晚说不如早说,喻文把自己的身份告知黄少天。其实挺怕他知道后会逃。

黄少天愣了一下,很快回过神来。他对着喻文州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听到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笑得两只虎牙无处可藏。

“当然信啊,老魏说山里住着的是神你住山里你不是谁是啊我不信你信谁呢。”不带喘气的一句下来。

喻文州清楚的看见黄少天双眼,一闪一闪亮晶晶的,比天上的明星还要耀眼。心头大石霎时轰然碎了。

他愿意和他一起。

 

“师父,你的信徒呢?”喻文州问。

“他,看不见我了……”方世镜叹了口气,脸上尽是悲凉。

“我不该问....”突然戳到方世镜的痛,喻文州不知所措。

方世镜苦笑,轻轻抚过喻文州的发顶,“都是过去的事了。”他看到他现在过得很好,这就足够了。

“文州,一定要好好珍惜他,知道吗。”

 

06、

“老魏,你讲个故事哄我睡吧。”黄少天还是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喻文州。跑出房,看见魏琛正摸出一根烟。“老魏啊跟你说过多少遍...”

魏琛弱弱的把烟收回去,“讲讲讲。”说着推着黄少天进去。“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和尚在讲故事.....几百年前的老故事你好意思讲哦。”魏琛被嫌弃了。

“等我想想....嗯...讲这个,你肯定没听过。”

 

07、

传说镇上有个混混,怼天怼地怼空气,自认为是神一样的少年,牛气的很。

有一天他看到一群恶狗聚在一起,追着着一个穿蓝衣服的少年。眼看就要扑上了,混混抄起树枝就朝狗群冲去,不一会儿就把它们赶跑了。“好端端你惹狗干嘛?”“我只是路过,那些狗就冲上来了,躲也躲不开。”少年委屈。“你住哪?我送你回家吧。以后别乱跑了,我可不是随时都能救你。”少年似乎是大户人家的公子,温文尔雅谦谦君子。混混送他的门口就走了。临走前,少年问了混混:“你看我看得真切吗?”混混开玩笑的说:“我连你昨天没刷干净粘在牙上的菜叶都看的见。”吓混少年赶紧捂住嘴。混混哈哈大笑的跑了。

之后,与少年日渐熟悉。混混经常见到那个蓝衣少年,他每次都忍不上前去撩一下他,撩完就跑,徒留少年在原地脸红,真刺激。亏少年好教养才没和他计较。

一天,混混路过窄巷,听见里面传来打斗然后求饶的声音,中二之魂爆发他忍不住上去。只见巷子里,熟悉的蓝色背影正掐着一个流氓的脖子,脚下踩着一个,周围还围着五个悬浮在半空。少年似乎背后长了眼,回头见到他不禁大吃一惊,悬着的人霎时掉了下来。混混诧异程度不比少年低,趁人愣住之间,流氓们撒腿就跑了,留下两人大眼瞪小眼。此事之后,少年坦白了,自己是神,只有信徒才能看得见他。混混很高兴。

可是,混混为了理想出镇了。再回到镇时被人用担架抬着回来。他受了很重的伤,重得大夫都说没法活下去了。可是,三天后,他逐渐好转,很快便恢复健康。混混模模糊糊的想起,在他昏昏沉沉的时候,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和一个冰冷的声音在交谈。只依稀记得,冰冷的声音说,只有断绝你们之间的缘,才能救他。

许久,那个熟悉的声音平淡的说,救他,只要他活着,就够了。

那天过后,混混再去找少年已然找不着了。平日送他回去的大宅,竟然变得破败不堪。邻居都说这宅子本来就荒废很久了,里面闹鬼也是常事,年轻人是撞鬼了吧。他不信,他知道和少年一起的时光都是真的,可其他人都对少年没印象,只有他记得。

少年就这样凭空消失了,混混怎么也找不着他,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他想,少年是在这里消失的肯定会在这里再出现。想不到其他方法,唯有守株待兔,混混从此再也没有离开过小镇。他一直在等。有时候混混从山上回来,屋子总有些不同,比如打烂了的碗还原了。他知道,一定是他,他肯定还在自己身边,只是自己见不到他而已。

毕竟,他是神。

 

08、

“故事讲完了?”

“对啊讲完了,”魏琛狐疑的看了一眼黄少天,发现他居然意犹未尽。“狗血老套的故事有啥好听,睡觉睡觉睡觉。”

黄少天拉上被子,对魏琛说:“太好听了,听完宝宝都不想睡了。”

魏琛白了他一眼。

“老魏,他真的看不见他了吗?”

“看不见了。”

“他还是留不住他啊……”黄少天难得不废话,在思考着什么。

“....小屁孩问那么多干嘛。”

魏琛小声嘀咕,细心帮他掖好被子,退出房间。

 

09、

“师父,难道你就没再找其他信徒吗?”喻文州不解。

方世镜轻轻一笑道:“傻孩子,信徒只有唯一一个。就算,就算再有,我也不会再去找了。”

“为何?”

“缘尽了。”

“可是,不与其他人有缘么?”

“是啊,”方世镜停顿许久继续说:“可是,我只认他啊,我们缘尽了,就是真的缘尽了。他再也看不见我了。”他的眼角红了。

“师父,”喻文州下了很大的决心,“我想呆在他身边,不想他看不见我。”

方世镜眼眶依然红着,还是忍不住绽出笑意,徒弟长大了。“想去就去吧,去找他吧,你也该下山了。不过,谨记师父的话。”

 

10、

自从知道了喻文州的身份,黄少天特别忐忑。

耳边总有一个声音在环绕:把他留下吧,把他留下吧……

他可是神啊,怎么可能与我等一介凡人相提并论呢。一边警告自己说喻文州是神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另一边又偷偷翻老魏珍藏的古籍看看有没有留住神的方法。

书里还真有说到。一个说趁神洗澡的时候藏起他的衣服,他就走不了就能留在你身边。一个说下雨天借把伞给神,他就会留下。还有一个...看着不靠谱,神居然亲自下凡留在人的身边还偷偷的照顾着人。思前想后,似乎前两个法子都可行,那就试试呗。可是现在正是旱季,雨点也不多一滴,那就仅剩一个方法了。

一连好几日到山上,黄少天都没有见到喻文州,说好每次都会在树下等他的,这么快就食言。

等了大半天,喻文州还是没有出现。眼见天就要黑了,黄少天闷闷的下山。

远远的瞧见自家的烟囱歪歪斜斜的冒出烟来。老魏今天不在,是谁进家了。黄少天不作多想赶紧跑回去。

猛的推开门直奔厨房,只见一个白影被包裹在黑烟之中,格格不入。白影听到动静,猛然回头,却引得黄少天捧腹大笑。

“哈哈哈哈哈喻文州你脸怎么这么黑啊!”笑着把喻文州从烟里拉出来。“你怎么回来我家里了,幸好老魏不在否则他肯定回把你打出去。”

喻文州笑着擦擦脸说:“不会,他暂时还看不见我。而且我看见他上了山才进来的。”

“你来做什么啊?”黄少天摸了摸鼻子。

“来找你。”喻文州轻描淡写,仿佛这是一件极为平常的事。

“我在树下等了你一天了还以为你不想再见到我了……”

“,不会不会有下次了,以后我都会在你身边,不会让你等。”喻文州拉起他的手。

黄少天有点摸不着头脑,“什么意思?”

“我想留在你身边,我师父也同意了。”喻文州拉过发呆的黄少天,“我也不知道要用什么方法才能留下来,刚好看到一个前辈的经验。他化身田螺让人捡回家,偷偷照顾着那个人,然后顺理成章的就留在那人身边了。”

“喻文州你是不是傻,这么蠢的方法都能使出来真是一言难尽。”黄少天乐了。

“是啊,在你面前我就是傻子。”喻文州擦了擦脸上的污渍,抬手轻轻的摸了一把黄少天的脸。

 

11、

“我会永远留在你身边,永远只让你看得见我。”

“你不和我在一起你还想去哪难道你还在山上藏了个小白脸。当然只有我能看见你了你是我的神。”

“是呢。”

“我是你,永远的,唯一的,忠诚的,信徒。”

“只要你信,我就是你,永远的,唯一的,庇佑你的,神。”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