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菜煮鱼

啥都搞搞

一个小故事

突然想写点什么就随便写写



一、

很久都没有见到他们了,可能是搬走了罢。

平时小区花园里,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推着轮椅,和轮椅上坐着的那个人,慢慢的在园里散步。经常是在午后,阳光温和,打到身上刚刚好。



二、

最后一次见他们是在冬天,也是一个温和的午后。他推着他,绕着花圃兜圈,时不时低头凑近那人嘴边,或是在他耳边呢喃几句,嘴角带着微微笑意。

真是幸福的一对,羡慕死鸳鸯。

靠近,冲他们点了点头,坐着的那位破天荒地说了声你好。

“你好。”我受宠若惊。

“你是我们的邻居吧,我少出门,听他说我们隔壁住着个漂亮的小姐姐。”有点蔫坏蔫坏,是在激将吧。

“哦,我有说过吗?”酸味溢出。

他瞪了他一眼,“人家都在这了,你就不会说点好听的吹捧哦。”然后小声嘀咕:“真不知道那时候我怎么被你撩走....”

“你也很好看,可爱的小哥哥。”

他浅浅一笑,勉强从深凹的两颊凹出个酒窝来。太可惜了,如果他还健康,肯定是个好看的人儿。

太阳偏西,他还想再聊下去,可他身后的人伸出手轻搭在他手背上,“天晚变冷了,你身体可受不了,要不咱们下回再见吧。”

他有点不甘心,低着头目光落在交叠的手,撇了撇嘴。

“那就,再见了,我们下次再见。”

和他们告别后,回头再看。两人又凑到一起了,是在互哄吧。



三、

至此到开春,就再没见过他们。偶尔溜去他们家门口,没什么变化,只是门锁上又积攒了一层灰。

原以为,他们不会回来了。

然而,清明后两天,我再次看到他,只有他。

他推着一架空轮椅走出电梯,憔悴之极。往口袋摸了很久,才摸出钥匙,又摸索了很久,才摸对钥匙。

“你好。”我还是忍不住打声招呼。

他抬眼,认出我,也说了声你好。

“还以为你们搬走不回来了。”

“这里是我们家,不会搬。”语气平平淡淡,平淡得让人心慌。

“你,还好吧?”

“好....挺好的....”他终于停下来放弃与钥匙搏斗。

“他....”

他的目光落在那张空轮椅上,温柔而缱绻。良久,抿着的嘴勉强提起微不足道的弧度,仿佛透过轮椅,回到曾经。

“他,也挺好的....”

平淡地,只有怀念。



四、

后来,再也没有人见到他出现,门把手又积上厚厚的灰。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