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菜煮鱼

啥都搞搞

【瓶邪】前桌(上)

第一次写瓶邪...

小学生文笔

假吴邪和假小哥[捂脸]



01、

班上来个插班生,叫张起灵。人长得帅,话不多,连自我介绍也不是自己介绍的,一看就很拽很社会。

还没等安排,就坐到吴邪前面的空位去了,没错,前面。真特么自觉。

下课的时候,死党王胖子来找吴邪,虽然是死党,但不在同一个班。用胖子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活生生的把一对连体婴分开了。吴邪不爽了,谁跟你是连体婴。

这些暂且不说,说回插班生这事。据胖子说,吴邪他们班来了插班生这事传遍整个年级了,原因无他,就是那张迷倒一众少女的脸。“天真你说他帅么?”观摩了一下吴邪的脸,“还是我胖爷可爱一点。”

“少贫吧你,等哪天有母猪看上你记得回去烧高香。”吴邪说。

胖子不贫了,瞅着吴邪前面座位空了,说起正经事:“小道消息说,你前桌是因为打架被劝退才来我们这的。据说在他以前学校是个大佬来着,还有个称呼,叫哑巴张。”

“你都从哪听来的?”他看了一眼空座位,“胖子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八卦。”

“有人的地方就有女人,有女人的地方就有八卦,听那些女生八回来的。你不知道啊,她们一说起这些,滔滔不绝个个化身FBI,各种推测猜想要多准有多准。”反正胖子已经叹为观止。

还想再说下去,只见张起灵从后门进来。胖子缩了一下肚子让路给他,然而张起灵并没有什么表示,径直的走回座位。

“天真你说他会不会真的是哑巴啊?”胖子小声的在吴邪耳边问。

“我怎么知道,他又没说。不过,从早上到现在他真的是一句话也没说过。”吴邪同样小声的在胖子耳边回答,生怕大声一点就会被张起灵听见。

听完吴邪说,胖子直拍吴邪后脑勺,“你是不是傻,你哪只耳朵听过哑巴会说自己是哑巴。”

这话,貌似,很有道理的样子。

上课铃响了,胖子飞快的跟吴邪说了句下课吃饭去,脚底抹油似的奔回他课室去了,跑出去了还不忘观察张起灵一眼。

一连几天相安无事。别说交流了,人家连头也不回看也不看他一眼。吴邪也不是特别惹是生非的人,不对,准确的说,他敢惹其他人,就是不敢惹他前桌,就是那个插班生张起灵。不知道是胖子的一番八卦先入为主还是张起灵的气场问题,他真的觉得张起灵一副大佬样。惹不起惹不起。

然后,吴邪怂了。

张起灵长得比吴邪高,还坐在他前面。上课的时候,张起灵居然是挺直腰板聚精会神的那一拨,在后排就是个奇葩的存在。就这样,从第一节课开始,他完完全全的遮住了吴邪黑板的视线,吴邪也不敢吭一声。只好在心里默念:这个闷油瓶能不能低一点。

然而,似乎吴邪心里默念一遍,张起灵就真的趴下一点。不会吧,难道他会读心不成,细思极恐。

吴邪不敢念了,默默地把桌子往过道移去,错开张起灵自己单个突出来。这样还不错,能看到黑板,就是比较突出,把自己赤裸裸的装进老师的法眼,没得开小差罢了。

他抬头,余光刚好看到的是张起灵的侧脸。诶?前桌他回头了吗?吴邪正眼看去,并没有啊,还是漆黑的后脑勺,是自己眼花了吧。

“吴邪你看啥呢,看着前面的同学就能学好吗?”讲台上的老师猝防不及的开炮杀了吴邪一个措手不及。

“哈哈哈人家张起灵比课本好看,有什么学不到的呢?”旁边的人起哄了。

呸,吴邪白了那家伙一眼,自顾自的低下头,脸红了。

 



02、

熬了一整天,终于熬到放学。下课铃声一响,胖子犹如幽灵一般出现在吴邪面前,吓了吴邪一跳。

“卧槽你走路没声吗?”吴邪一拳捶捶胖子身上。

“呸,体重高就不能身轻如燕么?”说完比了个白鹤亮翅...

“摆什么pose,冰棍走起。”

两人叼着冰棍往家走,拐进巷子,一群杀马特拦住了去路。

为首的杀马特头顶七彩发色,耳环挂满耳廓,奇特的烟熏妆坨在眼上仿佛眼睛被锤了两拳。吴邪看着他那张烈焰红唇动了:“小子,你爷爷缺钱,给点钱你爷爷花花。”

拦路打劫?吴邪和胖子对视了一眼,“我爷爷缺钱啊?麻烦你转告他老人家等清明再他烧点。”

“没事的话的我们先走了。”拉起胖子就是溜。

杀马特那肯,等了一整天才等来这一单小绵羊。“站住!”手一扬后面的跟班立马上前围住两人。

“臭小子,今天不留下一点钱别想走出这巷。”杀马特显然不悦了。

“你要钱就去问他爷爷拿呗,我们穷学生哪来的钱。”胖子说。

杀马特怒了,“耍你爷爷我是吧,去,翻他们的包。”跟班们围上来,魔爪伸过来了。

吴邪死死包住自己的书包,“你不就是要钱吗,给你就是。大家都是文明人,动手那像话。”说着,裤兜里掏出一块钱扔过去,“给,一点钱。放人啊。”

杀马特双眼都要冒火了,双手握紧成砂锅大的拳头,“靠,你两小子不见棺材不落泪,跟爷爷玩文字游戏。兄弟们,给我打,打得他们爸妈都认不得。”

不得了,看来这流氓还是有一定的知识水平,绕不晕他不止还会成语,智取走不通。

胖子对着吴邪挤眉弄眼:

“快想想办法,胖爷我不想交代在这。”

“靠不想死就把你全副身价交出去呗,就亏点钱还不用挨打,算他破财消灾。”

“不行,我辛辛苦苦省吃俭用攒着买模型的,不能让他们落入贼人之手。天真咱们突围冲出去。”

“你教下我怎么个突法,他们二十来人我们才两个,他们还带刀,你牛逼你上啊。”

“天真你不能见死不救啊,你说说看我们能咋办。”

“为今之计,只有...”

吴邪坚定的看了胖子一眼,胖子同样以坚定的眼神回应。两人像是心有灵犀一般,朝向巷口,伸长脖子,喊:“救命啊,打劫啊!”

连喊三次,意料之中的没人应。

“哈哈哈哈哈,你们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杀马特说出经典语句。

“破……”胖子不甘心,只喊出一个字,跟班们就杀上来了。卧槽,别打脸,两人赶紧护住头部。

然而,如约的痛感并没有到。难道显灵了,破喉咙真的来了?两人抬起头,只见大半的跟班都被撂倒在地上起不来,剩下的节节退缩,退到死胡同里。来者根本不给杀马特喘息的机会,直接一锅端,杀个片甲不留。

那路来的破喉咙,不是,英雄,猛过头了吧。吴邪和胖子看得目瞪口呆。

“天真你打我一巴掌看看。”

“你没眼花确实是有人来救我们来着。”

“不不不,我看见英雄踏着七色彩云了,你快打我一下是不是真的。”

“你还紫霞仙子你,天蓬元帅还差不多。”

杀马特带着跟班落荒而逃,那人也没去追,转过身来看他们。这位英雄不就是那个,就坐在吴邪前桌的,张起灵。

“胖子,我信你,你说的都是大实话。”吴邪悄悄在胖子耳边说。

“哪句?”

“关于我前桌的传闻,真不是盖的。”

废话,一打二十跟虐菜似的,肯定是专业人士。

张起灵走向吴邪,“没事吧。”吴邪摇摇头,跟胖子站起来,拍走裤子的灰尘。

“英雄,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啊。”胖子开始狗腿了,向吴邪使了个眼色:快来感谢英雄啊。

“幸好你来得及时,否则我两的钱包都保不住。”吴邪说。

张起灵全程就看着吴邪,正眼也没给胖子一个。吴邪被他看得有点懵,摸了一把脸,不会是我牙还粘着片菜叶吧。

“那个,请你个冰棍,就当是感谢了。”吴邪挠挠头。

“好。”

 



03、

大家都出生入死过,是有过命交情的兄弟了,胖子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然后几乎天天下课都跑下来,搭着张起灵的肩膀称哥两好,然而张起灵并不太鸟他,留他自个儿唱独角戏,贼尴尬。

“天真,你说句话啊。大好下课时间怎么能浪费在书本上呢。”胖子捉走吴邪的笔,顺便把他书也合上。

“胖子别弄,我快要解开这题了,你特么打断我思路。”吴邪说。

“你那小脑袋瓜就别想了,不会就问人家小哥呗。”指了指小哥。

 张起灵回过头来看着他俩,带着询问的意思。

“诶诶诶,吴邪有话说。”推着吴邪凑去张起灵那。

“张起灵你别跟这胖子挨太近,他没个正行,跟他走得近会变蠢。”吴邪貌似没意识到把自己给带上,“走吧你,上课了真碍事。”连忙把胖子扔出门外。气得胖子在外面小声嘀咕了一通。

吴邪和张起灵这副有说有笑的样子,明眼人都知道他们的关系好着。张起灵平常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别人想靠近点都难。好不容易打开了吴邪这个缺口,嘿嘿嘿。

又是一节数学课,张起灵又挡住了吴邪。

吴邪无可奈何,戳了戳张起灵的背,张起灵很自觉的矮了矮。

过了数学课,就是语文课了,俗称睡觉课。吴邪也不在乎张起灵挡不挡着了,随大潮睡起来。

就在摇摇晃晃迷迷糊糊之际,隔壁哥们突然戳了戳他的手臂。吴邪猛地惊醒,差点没跳起来。哪个缺德的吵醒睡梦中的人。还没开口问,隔壁的递来一张纸条,下巴往前送了送示意传给张起灵。

给张起灵的?谁给的?吴邪顺着传来路线追回去,最后落到对角线那头的一个女生身上。女生似乎察觉到吴邪的视线,趁着讲台上老师不注意,回头抛了个眼刀给吴邪:别废话快给他。

给就给咯,要这么凶吗?吴邪有些不情愿的把纸条传上去。

张起灵不解的接过纸条,转回去看了。

下课,张起灵破天荒的主动找吴邪说话。“你想说什么?”

“什么鬼说什么?”吴邪不太懂张起灵在说啥。

“纸条。”张起灵淡淡的说。

“什么纸条。”吴邪明显忘了刚刚上课那茬。

“你写的吗?”

“怎么可能,小哥你想多了吧。看看这字迹,多娟秀啊,明显就是小姐姐字体。”吴邪指向那头,“她给的。”刚好,小姐姐也看过来了,甜甜一笑。

张起灵瞅也不瞅那边一眼,转回去了,脸上有些许小失望。

有了第一张纸条,就会有第二第三张,各种纸条经吴邪手里送到张起灵手上。看样子直接把吴邪当信鸽使了。

慢慢的吴邪也惯了,也不管是给谁的纸条,头也不抬的就往上送。然后,张起灵莫名其妙的收到了几张小姐姐写给吴邪的纸条。

他一一收下,没告诉吴邪也没把本该是他的纸条归还。拜读完,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

不过,纸条多了,不止是张起灵烦,吴邪也烦。终于,吴邪被最后一张纸条压倒了,他要反抗。

这个年纪的男生,多多少少在班上都有自己心仪的女生,就是青春期暗恋对象,女神。呵呵,你们的女神们鸟都不鸟你们,不过今天我吴邪给你们创造机会,好好珍惜吧。吴邪内心的小恶魔奸笑。

他接下所有纸条,然而并没有转交给张起灵。逐一阅读后,把张起灵的名字用涂改液涂了,写上其他人的名字,悄悄的扔到他们桌上。虽然有点损,但是以绝后患,如果小哥知道了也会赞成的,没错就是这样。

收到女神来信,那几个男生都疯了,还以为春天到了,果真采取行动攻略女神。

几天过去,智商正常的也知道不对劲了,几个女生组团质问吴邪来了,咄咄逼人。

吴邪忍无可忍了,杀气腾腾的冲上讲台,三角板一拍,吼:“写纸条的张起灵的同学,你们够了啊,老子现在给你们传纸条传烦了,你们收敛一点。”

有人不服了,“又不写给你的,人家正主都没发话,你个跑腿的瞎叨叨什么。”

吴邪来气了,“呸,有本事自己写的东西自己送去,叫我转交算什么本事。”

“去啊,不是很能叨叨的吗,写多浪费纸啊,直接去张起灵面前说啊。他人就在那你怎么不去,不敢啊?”吴邪也不知道在气什么,好像看到那些女同学写东西给张起灵,他就火了,也不知道是从何时起。

他扫了一眼太下的人,刚好与张起灵对上了眼,他的眼里,似乎有淡淡的笑意。

吴邪还想怼下去,张起灵走上讲台来了,对下面一干人说:“别写纸条给我,我不收,特别是麻烦吴邪送过来的。”

 



04、

那天以后,再也没有纸条经吴邪手了,张起灵也很少收到纸条。只不过,收到的都是一叠叠的手抄的十四行诗,朱生豪情书……

没人敢当面给张起灵,都是偷偷趁着他不在教室的时候放的。

吴邪近水楼台,有幸拜读了一下下。少女的心思他懂的,清新文艺,连带着他的语文也清新文艺起来。当胖子看过他写的史无前例最高分作文的时候,一脸惊恐地问:“天真你跟胖爷说实话,你是不是恋爱了。”

“我像是这种人吗?要脱团也要跟你一块脱。”吴邪笑道。

“去去去,谁要跟你一起脱团,我也跟我女神苍井x一块脱,你一边去。”胖子损了几句,又弯回作文上,“真的我不开玩笑,你这作文字里行间都是酸酸甜甜的,特别是这里,这里还有这里,瞎子都看得出来了。”

“胖子我记得你语文在及格线上挣扎,就这点水平还充大师。”

“天真,你别整天拿我语文说事,你的化学还不是师从老子。”

眼看吵不过就要动手了,张起灵眼疾手快拽过吴邪,抛下一句:“吃冰棍去。”拉着人走了,留下胖子一个干瞪眼。

“小哥你其实不用特意把我俩拉开,反正三分钟后还是两条好汉。”吴邪舔了一口冰棍说。

“胖子说得在理,我也看过你的作文。”张起灵也舔着冰棍。

“靠,你该不会是也这样认为吧,老子的清白啊。”吴邪哀嚎。

“不是,因为我了解你。”吴邪松了一口气,只听到张起灵话锋一转,“不过,我想你在恋爱。”

此话怎解?

“我也想我在恋爱。”张起灵面无表情的补充。

“话说小哥,只要你一句话,就会有一群人涌上来求你跟她拍拖。”吴邪打趣。

“可是,我想的那个人,不在涌上来的人里。”张起灵停下脚步,看着吴邪说。

他究竟几个意思?

“没想到还有你搞不定的人,此乃神人也。”吴邪不敢看张起灵,只好接着尬聊。

张起灵轻轻地笑了,可是吴邪捕捉到了。连小哥这种不吃人间烟火的男神心里都住着一个人,不敢想不敢想。

一路无话回到课室。胖子已经回去了,在吴邪的草稿本上留下大字:有种别问我化学。

吴邪无语,把草稿本给张起灵看,“瞅瞅这胖子,真是的。”

这篇作文,被印了出来当作范文给全级欣赏,还附带点评:文笔细腻,情感丰富而真挚,字里行间满满都是爱意,看得本人也想来一场细水长流的爱情……

然后,吴邪和张起灵这场关于恋爱的对话,就此打住,以后再说。

 



05、

一周一节的体育课显得尤为珍贵,尤其还是和胖子的班一起上。体育课无非就是两拨人,打篮球和看打篮球的。

他们三个都是打篮球那拨,然后分队,吴邪胖子在一队,张起灵在另一队。“不行,小哥不能去隔壁,把我们三个拆散了啊,于心何忍。”没人理胖子的忧伤,就打个娱乐而已至于吗。

分好队,开打。

张起灵手一捞,一下子就把球捞了过来,带球就跑。吴邪队的人上前拦截,张起灵一个假动作,虚晃一下骗过人后,趁着一个空档嗖的一下把球传给那边里篮板近的人。接到球,使出两部半,最后半步右脚踏出用力一蹬,整个人弹起来。他右手单举篮球,手腕一用力就要往篮里扣。谁知,对方已经来人了,伸手跳起拦截。来回几次球还是不进。眼看对方要抢到球了,他用力的把球扔出去,扔到三分线外的张起灵手上。张起灵稍稍瞄准,一跃而起。

命中三分。

轮到吴邪他们队开球,胖子发球,传到吴邪手上。吴邪立马左一个虚晃,右一个冲突,冲破阻碍。突然张起灵近身了,挡在吴邪前面,伸手就是抢球。吴邪抵挡,各种假动作带球。然而张起灵一眼就识破,往左前方一踏,右手伸向吴邪手中的球,连带一个转身,绕到吴邪背后。

吴邪和张起灵交过手,知道他这一招,早有堤防,死死的抱着球不放。张起灵不得手,可他已经绕到吴邪背后了,队友赶紧来支援。

这时,张起灵的前胸紧紧的贴在吴邪的后背,双手穿过腰间,虚环着吴邪,依然是进攻架势。身后热烈的气息喷洒在吴邪脖子上,痒痒的,像是有小昆虫叮咬似的。吴邪陷入困境,严重怀疑张起灵是故意的,以前没见过这样骚扰人的,不带这样犯规。他突然灵机一动,把球从两人胯下滚出去。队友瞬间接应,冲破薄弱的防守顺利上篮。

球已经去了,可张起灵还保持着这个姿势,双手还稍稍圈紧了点。“小哥,小哥?松松手,球都打完了。”在吴邪队进球的那一刻,下课铃响了。

球打完了,吴邪依然觉得那股痒痒的被叮咬的感觉依旧存在。刚刚张起灵松开手,就没感觉到,但他一靠近,感觉又上来了。或许是两个人贴在一起热的缘故,吴邪不在意这痒,也没在意这痒究竟从哪冒出来。

张起灵转为搭肩膀的姿势,一路推着吴邪往前。

“干嘛去?不叫胖子?”吴邪正想回头喊胖子,突然脸被一只大手扳回去,“别叫他,我就请你一个吃冰棍。”张起灵说。

“好好好走快点别让胖子追上。”难道小哥请冰棍,不能叫上胖子。

当吴邪和张起灵美美的吃着冰棍的时候,徒留胖子一人在操场,鼓着腮帮子,闷闷的等着他们俩。

 

 

 ———————————————

我真的不会打篮球...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