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菜煮鱼

啥都搞搞

【周叶】时节(七)

主周叶,有喻黄...好吧喻黄是副cp
ooc
坚定不移he





七、立夏

从电影院出来,黄少天一直在吐槽:“什么鬼辣鸡电影硬植入都占了大半部片子了我到底是来看电影还是看广告啊!”

喻文州微笑地听着他吐槽,没有说话。

突然,衣袖被人扯了一下,只见黄少天指着前面两个人说:“那不是叶修和周泽楷吗,他俩什么时候混在一起了。”

黄少天你的反射弧未免也太长了。

“刚刚看电影他俩就一起了。”喻文州回答。

所以说,他这么长时间都没发现周泽楷跟着叶修。黄少天囧。

喻文州看穿了他的心思:“并不是人人都用文字泡来引入注意的。”

黄少天被噎得说不出话,难得沉默了好几秒。

“话说回来,他们怎么就混在一起了?”黄少天才发现自己刚刚的问题好像被喻文州扯开了。

“想知道?”喻文州故作高深。

黄少天瞪大闪闪发亮充满求知欲的大眼睛。

“真的想知道?”喻文州不慌不忙。

“快说快说快说别卖关子。”黄少天好奇心切。

“那以后还会不会随便吃醋。”话锋一瞬间转到别的问题上。

那天只不过是看到喻文州和一个女生走得有点近然后生了一点点气而已,喻文州还惦记着自己那天吃他的醋吗?

“......不吃了不吃了我改吃老干妈。”黄少天脸都红了,“还不快说。”

“呵呵,不告诉你。”

黄少天觉得,呸,不是觉得,自己就是被喻文州坑了。

回去的路上,在黄少天的软磨硬泡下,喻文州还是和他说了。

“周泽楷是和叶修在一起了吗?”黄少天问。

“不清楚,那些只是我的猜测罢了。”喻文州道。

“文州你推理猜测一向都很准的,我看他们两八九不离十是这么回事了。”然后独自沉吟片刻,“卧槽卧槽老叶那家伙是要老牛吃嫩草不行不行我要拯救大好青年于水火才行。”

喻文州笑了,看着黄少天眉飞色舞,尖尖的小虎牙在说话的时候露出来,可爱极了。他熟悉地牵起黄少天的手,紧紧包裹在手心,边听着他发文字泡,边引着他回家。





那晚上周泽楷飘回宿舍,在舍友们的行注目礼下,倒头就扎在了床上。

卧槽周泽楷喝醉了?舍友们脑子里弹出一条条弹幕。
周泽楷也注意到他们的异样,很认真的解释:“....我没醉。”

看了还醉得不轻。舍友看周泽楷的眼神更复杂了。

算了算了,越说越糟糕。周泽楷不管他们了,脸埋在枕头了。

是醉了吗?刚刚吃宵夜都没上酒。好像真的有点醉了,就在叶修说真的答应他的那一刻,好像喝了几斤二锅头一样。

周泽楷飘忽得要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了。飘啊飘啊就睡着了。

一夜无梦,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快要到中午了。平时周末,周泽楷都不会太晚起,今天真是个意外。

手机响了,是叶修打来的电话。不过只响了一声就挂了。

周泽楷瞬间清醒了,飞快的刷洗好就冲了出去,一直狂奔到叶修楼下。

奔上楼,只见房间烟雾缭绕,叶修叼着烟坐在烟雾之中,左手按键盘,右手操纵鼠标,含糊的对着耳麦喊:“黄少天别怂啊,上。”

叶修感觉到有人在门口,“小周同学,我等了你一上午了。”

周泽楷也没想到叶修开口就来这样一句,不知道怎么答才好,生怕叶修会说些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赶紧岔开话题,“呵呵,中午了...想吃什么...”
“你会做饭?”叶修问。


周泽楷点头,以为叶修想让他做饭。

“真好。下次你再大展身手吧,今天哥先请你吃一顿。”叶修得意的说。

他的意思是,他做饭给我吃么,能吃到叶修亲手做的菜,周泽楷想想就有些小激动。

想得正甜,外面有人用力的敲门,顺带大声喊道:“外卖。”

周泽楷就知道,叶修怎么可能这么勤奋呢。

叶修摆好外卖,尽管是外卖,但是都是周泽楷爱吃的菜,“快吃吧,哥点外卖多年,这间店的菜还不错。”

听他的语气,经常点外卖,还引以为傲。

周泽楷很认真的看着叶修,一字一句说道:“以后别经常点外卖了。”

“怎么了?”这是,在关心他么?

“以后我煮,你吃。”

“好啊。”叶修笑了,这一笑连带着周泽楷的嘴角,也跟着翘起了。

“愣着干嘛,吃完还有仗要打呢。”

“???”

“黄少天带着一队人马来围剿哥呢。”

“你叫我来...”

“废话,我叫你来当然是般救兵啊。”

周泽楷整个人都不好了。

然后,他就和叶修一起窝在房里,打了一天游戏,虐了一天...黄少天......





评论(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