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菜煮鱼

啥都搞搞

【镇魂】沈巍的那些年

渣文笔狗血
我脑子都在想什么...
ooc



将昆仑送入轮回后,沈巍独自在黄泉下过了很长时间。

黑暗寂静,毫无生机。稀有的一点点声响,是沈巍在念叨昆仑。

昆仑,昆仑,昆仑.....

不知念了多少年,鬼王终于还是忍不住,偷偷去看了昆仑。

正是一年元宵,他在茶楼上坐了一整天。待到晚上,街上的人越来越多。远远的,他一眼就认出了昆仑,小小的昆仑骑在他父亲的肩上。只看一眼,只看一眼就够了,不能再多了。可他一直盯着昆仑的背影,目光炽烈,仿佛要把那个背影烧穿。小昆仑似乎感应到,回过头来眼珠子四处瞄,目光在茶楼停了片刻便移开了。“嘭”的一声,天空炸开一朵烟花,昆仑很快就被吸引过去,再也没有看过来了。躲在暗处的沈巍直直盯着昆仑的背影渐渐融入人潮,烟花映入他眼中,瞬间结成冰霜。

有时候,只要一眼,足以让人坠入深渊。沈巍不断的和自己说,昆仑现在很好有人好好照顾着他,自己可以放心地守着大封。可是不够,昆仑就像罂粟花,不断引诱他,直至上瘾。他想,我出生在大不敬之地,身上沾满了贪嗔痴,鬼王就该贪心,将昆仑占为己有,要他的全部。他乱挥着斩魂刀,活生生的把疯狂的念头斩断。

沈巍还是会偷偷跑到人间,偷偷的看上昆仑一眼,偷偷的希望能和他擦肩。每回去看他回来,沈巍都会画一遍他看见的昆仑,尽管每一世昆仑的样子都没有改变。邓林初见,他就已把昆仑的样子刻进骨髓。画画,只是又留下一个念想罢了。

又一次偷跑到人间时,一队迎亲队伍刚走过,街上热热闹闹一片喜气洋洋。沈巍找了一会才到昆仑今生的位置他隐了身形,悄悄进屋内。屋内一片喜庆景象,只听见一个声音吊高着喊:“一拜天地!”

红绣球两端连着的人一同鞠躬。

那一瞬,沈巍十分恨自己,他恨自己为什么放不下昆仑,恨自己为什么要偷偷跑了看昆仑。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在人看不见的角落,鲜红的血从手心滴到地上,仿佛给这喜堂增添了一分喜庆。沈巍的指甲深深嵌入手心,怎么都不肯松开。他眼睛涨红,死死的看着在拜天地的两人。他想显形,他想把昆仑掳走藏起来只有他能看,他想杀了盖着盖头的新娘,他想大开杀戒,把见过昆仑的人都杀了。偏偏沈巍克制住了,静静看着昆仑与别人拜堂,进入洞房。

他回到黄泉之下,拢着仅存的昆仑的魂火,心如死灰。

从那以后,沈巍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念着昆仑了。

沈巍向往人间,更向往有昆仑的人间。

若干年后,他再次去了人间,正巧碰上准备买报纸的少年赵云澜。无论以前是有多痛苦,在见到昆仑的那一刻全都随风而去,只剩下满心波澜和惴惴不安。

算了吧,离他远点,对谁都好,但是,还是想离他近些。

沈巍给自己造了个身份停留在人间,除了教书,就是偶尔暗中观察一下赵云澜。

直到那天,他朝着攀出窗的人喊:“哎,那位同学,你扒墙上干什么呢?”

人掉下来了,有一个人从楼上跟了下来。沈巍一怔,他怕和这一世的昆仑纠缠上,又怕触不可及。

“你好,”来人伸出手,“我姓赵,我们是公安的,先生贵姓?”

“免贵姓沈,沈巍。”紧紧握住对方伸来的手。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