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菜煮鱼

啥都搞搞

【喻黄】青媚狐

                           ↑     ↑     ↑

                             标题党

又是一个乱七八糟的脑洞乱七八糟的写

发糖小短篇


天师喻x狐妖黄

 

相传,蓝雨镇里有座蓝雨山,蓝雨山上有个蓝雨庙,蓝雨庙里有只凶残的妖怪。每每有在蓝雨庙借宿歇脚过夜的人,无一不是七窍流血死在庙里,无缘第二天的太阳。

喻文州不信邪,因为他是天师。捉鬼不知道归不归他管,但是除妖是他的责任。按他推测,蓝雨庙里确实有妖怪。管他是什么妖魔鬼怪魑魅魍魉,统统都捉了。

于是,某个傍晚,喻文州只身一人去了蓝雨庙。

他在庙里走了一圈。前殿不大,一张神台供着一尊残缺的佛像。前殿后面是个小园,一眼望尽。

此时天还没黑,蓝雨山除了小动物小昆虫,似乎没其他生物了。从喻文州上山到现在,人影都不多见,恐怕都被传言吓倒了。

喻文州见过的鬼和妖比他吃过的大米还多,他倒要看看什么东西在此作怪。

夜色渐浓,喻文州生了火,坐火堆旁看起门派独门小说。

小说里说到:上京参加科举的书生借宿破庙,前半晚还是好好的,并无事情发生。到了后半晚,书生突然听到佛像后面突然传来丝丝衣服摩擦的声音。书生开始并不在意,它响任它响,我就睡我的觉。正当书生快要睡着的时候,一阵美妙的歌声传进耳朵,一下子赶跑了书生的睡意。书生想:能有此美妙的歌声,必定是为美丽的女子。于是,他绕到佛像后,想见一面女子。书生过去了,只见一个面容姣好,下半身拖着长长的蛇尾,吐着信子,脸上带着盈盈笑意的女子看着他。这那里是美女啊,这是美女蛇。书生吓坏了,转身就是跑。可他怎会跑得比美女蛇快呢,一瞬间就被美女蛇给吞了。

喻文州合上书,心里觉得好笑,门派写这种小说有意思吗?毕竟,大家都是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他往门外看了看,月已上枝头,看来三更已过。

喻文州正准备歇息,后院忽然传来细细碎碎的衣服摩擦的声音。看来,妖怪出没了。喻文州不为所动,合眼假寐,等着妖进来便抓它个现行。

外面的声音忽然停止了,回归寂静,或许刚刚只是赶路的人经过罢了。

喻文州想着,总觉得此情此景如此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此时应有歌声才对。

还没想完,后院果真传来一阵歌声:

“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风光~”

“啊~痒~~~”

卧了个大槽,又是衣服摩擦又是唱歌的,不就是刚刚小说里的情节么。

“什么人。”喻文州厉声道。

歌声戛然而止,一个少年走进了前殿来到喻文州面前,指着自己的鼻尖问:“你是谁啊你是在叫我吗?如果不是我就先回去了。”

少年就在喻文州眼前,一看就知道是个妖,还是狐妖。脑袋顶着两只毛茸茸的耳朵,琥珀色的眼睛,尖尖的小牙齿,笑意就快要再他的嘴边溢出了。大尾巴在少年后面摇啊摇,太可爱了。耳朵尾巴都收不起来,妖力似乎不咋地,看着不像凶残的妖怪啊。还有这只狐妖的品种好像以前没有见过。喻文州只觉得鼻子有些痒,似乎有什么东西想从鼻子里流出来。他赶紧运功止住。

稳住稳住稳住。

喻文州定了定心神,露出友好的笑容又问一遍那狐狸:“你是谁?”

“我啊,我叫黄少天你可以叫我少天我就一直就住在蓝雨庙。诶你别岔开话题啊我刚才问你的你还没回答呢。三更半夜到我家来做什么?”黄少天赶紧双手护在胸前。

喻文州微微一笑:“在下喻文州,来此捉妖。”

啊?捉妖?黄少天向四处张望,庙里出了他和喻文州就没有其他人了,然后除开喻文州就只有他这一只妖。

黄少天有点怕怕,连忙大喊:“靠靠靠我警告你别乱来啊别以为我打不过你,而且我遵纪守法又没害过人你凭什么捉我。”

喻文州觉得这只小狐狸真有趣,又没说要捉他就怂成那样。不过,既然他住在这应该会知道蓝雨庙传闻的一些线索。

于是他继续套话:“真的没害过人么?那,七窍流血死在庙里的人如何解释。”

问到这,黄少天的眼睛到处瞄就是不敢看向喻文州,两只耳朵耷拉着,食指对着戳啊戳。喻文州饶有趣味的看着他。“这个,这个,这个嘛,其实他们是……是自杀的,对没错就是自杀。”黄少天心虚地憋出一句话。

“哦?好好的人会无端端的自杀?”喻文州说。

“你听我说。”黄少天为自己辩解,“他们真的是自杀的。”

“我从小就住在蓝雨庙,几百年来那些人路过庙借宿的我也没收他们钱也没有吓他们,像我这么善良的妖怪真是少见。”黄少天还夸起自己来了。

“说重点。”喻文州扶额。

“哦好好好,就是呢我平时喜欢在后院唱歌,我哪知道有人在前殿所以那些人听到之后反应跟你一样都问我是谁,既然问到我了我当然去前殿瞧瞧了,谁知道那些人一见到我鼻血就哗啦啦的往外涌。作为一只善良的妖怪我当然要去帮他们,我就去帮他们止血。诶你知不知道我靠近点他们的鼻血流得更凶了止都止不住我也没办法。”

黄少天比了个无辜的小眼神,“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喻文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他当天师的日子里,如此奇葩的事情他也是第一次见。怎么说呢,黄少天捉还是不捉,喻文州有点头疼。他也不是作恶多端的妖,也不曾害过人,可是借宿庙里的人都因他而死,这……陷入了两难。

突然,喻文州想起一个问题:“少天,你是什么品种的狐妖?”他确实没见过这种狐妖。

“青媚狐,你们人间还特意写了首歌唱我们呢。”黄少天说。

嗯?等等,这三个字有点耳熟,喻文州赶紧翻出那本独门小说。翻到最后一页,上面写道:青媚狐隐居山野,很少出没,极其稀有。不过,他们长得很漂亮很可爱很……(此处翻遍字典都找不到合适形容他们的词语)但凡有此狐出没,必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如果遇到一只青媚狐……

翻过背面那页:那就娶了吧!

靠!谁写的坑爹啊。翻去看作者,神一样的少年....喻文州保持微笑。

不过也说得对,把黄少天带走,蓝雨庙这事也算解决了。没错,造福全社会。

喻文州问黄少天:“你愿不愿意离开蓝雨庙去另一个地方?”

“能去哪儿?你家吗?谁会收留我。”黄少天撅起嘴有点不情愿,毕竟他在蓝雨庙呆了几百年了,有感情。

“可以啊。”喻文州笑了,“我收留你。”

后来,镇上多了个传闻:蓝雨镇里有座蓝雨山,蓝雨山上有个蓝雨庙,蓝雨庙里有只凶残的妖怪。这只凶残的妖怪被一个很厉害的天师降服了,以后走过路过都不用怕蓝雨庙的妖怪了。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