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菜煮鱼

啥都搞搞

【喻黄】单车

短篇完结其实是段子来着)

突发奇想的小小脑洞

喻黄发个糖




单车

 

5岁。

“哇,文州文州你快看单车单车啊!如果我也有一辆就好了,骑着它肯定迷倒幼儿园的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黄少天很兴奋地拉着喻文州,指着橱窗里的那辆帅气的山地喊。

“少天,我家里也有单车。”喻文州有点不服气的说道。

“真的吗真的吗?”黄少天的星星眼终于转移到喻文州身上了,小小的喻文州得到小小的黄少天的一丢丢崇拜,很是得意。

“当然咯,下次你去我家,我带你玩。”喻文州作保证。

第二天,黄少天如约去了喻文州家。

进了院子就看见喻文州推着辆单车,前后两个轮,后轮左右还架着小轮,明显就不是他昨天看到的单车。

喻文州拍拍后座,对黄少天说:“快上来,我带你去玩。”

可是黄少天还是很高兴,蹦蹦跳跳地跳上后座,往前靠了些,“喻文州你要带我去哪啊?”

“很远很远的地方。”

“坐稳咯,出发。”

然后,喻文州踩动单车,带着黄少天绕着院子转了一圈又一圈。

 

 


15岁。

黄少天摸到床头的闹钟,朦朦胧胧的看了一眼时间,瞬间清醒了。

靠靠靠靠靠靠靠,闹钟怎么没响啊睡过头了要迟到了。黄少天风风火火的洗漱完本下楼,捉了个面包往嘴里一塞,就往门外跑。

“诶诶诶你去哪儿?”黄少天母亲疑惑了,大清早的儿子去哪呀?

“不说了不说了回来再说来不及要迟到了。”黄少天觉得自己急的焦头烂额了。

出门就见喻文州踩着个单车悠悠的驶过来,不等他反应过来,黄少天已经跳上车后座了,嘴上还叨叨着:“喻文州你慢吞吞的干什么啊还不快走要迟到了,又要罚站了。”

喻文州看了一眼黄少天,微微一笑:“那就坐稳了。”黄少天还沉浸在无限文字泡当中,谁知喻文州突然发动车子,他整个人往后仰,连忙伸手扶,捉住了喻文州的衣服才稳下来。

“喻文州我跟你讲你这是要谋杀。”黄少天愤愤不平,他人现在坐稳了,手还是捉住不放。

“少天,不是你说要迟到么。”喻文州抽空回头看了一眼黄少天,“再说了,我可叫你坐稳了。”

黄少天纵有千千万万的文字泡对上喻文州也刷不出来,只好闷闷的说:“行行行就你有理了”而后叮嘱一句:“你可别急刹车。”

“那就坐稳扶好咯。”喻文州说完,黄少天紧紧的搂着他的腰。

喻文州飞车到了目的地,黄少天匆匆的往学校里跑,过来一会儿又匆匆的跑了出来,指着里面对喻文州说:“喻文州快报警!”

“怎么了。”

“这个点明明应该早读的但是里面一个鬼影都没有都人间蒸发了你说恐不恐怖,依我看肯定是外星人干的。”

“哈哈,少天,今天是周六。”

“啊?”

“今天是周六。”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整个人定住了。怪不得今天的闹钟不闹,怪不得喻文州悠悠闲闲的出现在他家门口,怪不得学校里空无一人……

“好啊喻文州我这么信任你你居然耍我,刚刚怎么不提醒我啊你诚心看我出丑吧。”黄少天来气了,他感觉喻文州幸灾乐祸。

“少天,你都没给我机会解释。”黄少天刚想开炮,就被喻文州堵住炮口,“你一路上都叫我快点快点,我连插话的机会都没有,你说是不是。”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吃瘪的样子,心想黄少天真可爱。

他拍拍后座,“别气了,上来。”

“去哪啊。”黄少天还有点不爽。

“我们去吃雪糕。”

然后,喻文州蹬蹬蹬的带着黄少天去小卖部了。

 


 

25岁。

喻文州在储物间呆了大半天了也不出来,黄少天正想进去看看他在搞什么,喻文州推着辆单车出来了。

单车有点眼熟,黄少天回忆了一下,那不是喻文州上学时期踩的车吗,他还是单车后座的常客。

“喻文州干嘛把单车找出来它退休在储物间好好养老你还非要打搅它老人家。”黄少天不解。

喻文州说:“今天请他老人家出山有要事相求。”

“求什么?”

“暂时保密。”

说着说着已经走到外面了,喻文州首先跨上车,然后对着黄少天招手,拍拍后座说:“上来。”

黄少天听话的坐到后座,问:“去哪啊?”

喻文州笑而不语,从口袋里掏出个小盒子,打开,里面躺着两枚精致的戒指。

黄少天怔住了,不知所措。喻文州捉着他的手,把其中一枚戒指套到他的手指上。待喻文州动作完成,黄少天才醒过来,双手微微颤抖着把另一枚戒指戴到喻文州的手上。

喻文州亲了亲黄少天戴上戒指的手,笑着说:“我们去结婚。”

“好啊喻文州快点别磨磨唧唧的。”黄少天几乎不用思考地答应了。

“坐稳了。”

没等喻文州说完,黄少天自动自觉的贴着喻文州的背,双手紧紧环住他的腰。

 

 

 

难离难舍想抱紧些

茫茫人生好象荒野

如他能伏于他的肩膊

谁要下车

——《单车》


评论(4)

热度(39)